金魚親:《灰》感想回覆

  感謝 @金魚 親數次給予某瞳刊物回饋,或許,身為寫手(尚且不夠資格)最頂級的價值便來自於此吧!經求同意金魚親願意讓某瞳公開文評並進行回覆,首先以下引用原文:






Dear 瞳,

之前有跟你討論過《荒》的感想,就直接回到之前的mail囉~

一個灰字貫通了整篇故事,一個慘澹的冬季,長野不雪卻雨,更顯得一片黯澹灰然。在慘慘冬季捧著骨灰遲遲於行,熟悉的回家路上也顯得漫長。

灰,是天灰、是骨灰,是澤村逝去的親人與時光。很現實的人生,因每個人終將遇見此番失去,不過澤村還是澤村!爺爺的離去,讓他瞬間鼓起勇氣不計結果選擇告白,再度燃燒一次,選擇勇敢前進,這篇故事變成一個過程,之後御幸還會怎麼做?澤村會再如何出人意表?澤村去了小聯盟如何發光發熱?文章停在此刻的留白,我很喜歡。

瞳大在此後可能有預想的設計,但因為筆停在此處,變成讀者解構文本的方式無限,我喜歡留白的故事,任憑想像無限可能。

另外特別喜歡寫到澤村無心傷害若菜的言語,在無盡的照護籠罩之下,那個時空的人的情緒跟感覺會非常遲鈍,只專注單一事件而無法關注全局,常常傷害人而不自知,發現自己傷人之時又會沈入情緒的谷底。

這個世界每個人都在受苦,然後也在成長。燃燒靈魂的餘火,直到此身燃盡。

很灰暗的故事,卻有小小的火焰燃燒,我讀到澤村隱藏起來的堅定意志,如同篇名《餘灰餘火》,澤村,還是那個我們喜歡的澤村!

《絢爛如日》跟《喜劇收場》我私自當作上下篇閱讀,御幸在青春時期橫跨至三十世代的單戀,默默微笑的看著澤村戀愛、步入禮堂,永遠作為一個好前輩,照顧著後輩,縱使心痛如絞,御幸也會好好隱藏真心,認為這樣才能真正維持彼此的關係。

畢竟告白,有可能覆滅了前後輩的關係,御幸面對愛情,無法像在棒球場上預測打者心理,預測澤村的愛情走向。所以沒有勇氣告白。這真切是人生的現實面。

向來自信張狂的御幸,在這幾篇文章中也灰暗的落淚,其實人生最寫實的片段真不過如此。單戀,不願結束、無法結束,嚐著愛與痛的滋味,一人在愛情路上單獨前行,不怨不悔。

瞳大在《荒》虐完澤村不能打棒球後,換御幸了(淚)御幸一如繼往的認定正確的方向作出決定,不管是否傷害了彼此。正確的事情就去做,沒什麼好猶豫的,描寫出御幸性格的某一面。(我也非常喜歡御幸嚴苛而正確的這面)

可是理智總是輸給情感,才會堅持赴並不真的想去的約,見到澤村後不顧舊傷只為抓住澤村。我喜歡等待七年,多方分析後的御幸,踏出那一步,雖然不在鑽石場上,仍然是捕手性格,觀察澤村入微,明白澤村閃躲的心思,才更加堅持受傷的腳得跑起來,得抓住他七年前放手的幸福。

既然分開沒有更好,那麼就一起面對現實生活吧!

《灰》的故事情節很暗淡,但是都在微小的地方透著一絲勇敢,惆悵不已之餘,灰暗的天色總是漸漸透出天光,堅持下去,總會看到日光躍出的那一瞬間。





  雖然說此次刊名為:《灰》起初很單純只是想湊個灰、黑、白(XD)三色,然而斟酌過前兩本的內容之後,決定採取兩者之中間值--不明不暗徒留慘澹的故事,如同金魚親所述以一個「灰」字貫通了整個文本。


  在這裡,灰的解讀的確涵納得極為廣泛,即便是「餘灰」裡頭仍有「殘火」,我想我總是希望透過澤村這般堅毅又陽光性格的角色,來看待一些身邊令人困惑費解的人事物吧?就像親所提及,〈餘灰餘火〉它只是一個過程、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品,留白無疑是刻意,不過某瞳並沒有嘗試去預想未來的路線,畢竟,帶有模糊與不確定性的神秘更具有無限的美感(笑),無論澤村到美國是否就此大鳴大放、亦或者御幸面對好友的坦白懷持著什麼樣的心態,它們永遠不會有所定論。

  畢竟,在那無數可能的平行時空裡頭,肯定擁有每個讀者內心最滿意的將來。


  接著談談御幸單戀向的〈絢爛如日〉與〈喜劇收場〉兩則,儘管兩篇相隔了數月才陸續完成,不過在某瞳統整文章時也注意到略有上下章節的味道,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吧?首篇澤村單箭頭的部分與御幸單箭頭不同的面向在於,澤村榮純的耿直與勇敢終究驅使他親口傾訴自己的情感;而御幸一也則是感情呈現方式完全相反的角色,他太過執抝又過於隱毅,許多事情若是篤定絕口不說,或許這人還真能帶著秘密躺入棺材吧?他的強大來自於壓抑,同時也展現出脆弱。

  於後者所謂的灰色喜劇裡,起初設想著單戀多年情緒的鋪陳時腦中靈光一現,閃過關於御幸有沒有因悲從中來突然在人前哭泣的時候的念頭,他偽強的性格又會怎麼掩飾自己突如其來的潰決?索性融入頗為老掉牙隱形眼鏡的橋段,即便俗套,但個人倒是最為滿意這個部分,自想或多或少會是適合御幸所用的藉口吧!


  (至此,額外提提〈餘灰餘火〉中哪個部分對某瞳來說最為重要,不是澤村真摯的告白和堅定的拒絕,祖父病苦離世也只是個過渡,自身最為觸動的地方,是當御幸表述:『想不到你居然要去到離我這麼遠的地方』時,澤村回答:『不是的,是終於朝你跨出了一步喔』此句。)


  最後,特別感謝協助插花的聿櫻親當初點了一篇換御幸不能打球的文www那迫使我去思考落魄的御幸該如何去呈現,只是老實說,我至今仍舊還無法想像沒有棒球的御幸一也會是什麼樣子,總覺得在原作裡這個男人散發出「一日棒球、終身棒球」的強大氣場,他若是失去這塊領域究竟該何去何從,某瞳真心不敢揣測。

  感念聿櫻親接續完成的後日談稍稍彌補了本子中些微的遺憾,想必令此「灰濛」略顯「天晴」了一些!

  

  很抱歉拖沓至今才正式回覆,至於金魚親居然說自己的留言寫得不好,這就像李斯特說自己鋼琴彈得不好一樣驚為天人XD即便是讀後感想,仍舊使用著美好精巧的詞彙給予某瞳回饋,這真是再珍貴不過的誠心(爆淚)

  再次由衷感謝,也感謝閱讀至此的您! 





评论
热度(6)
© | Powered by LOFTER